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 第774章 法天象地
    第774章法天象地

    什么情况?

    打错了,那是红魔将军,他没有半点冒犯举动啊!

    其余四人眼睛都直了,难以置信的盯着大坑,那里遭受雷击之后,周遭坚硬似铁,已经被瞬间的高温凝练成土属性的厚厚壁障,不愧为玄天之宝。

    但是,红魔将军惨遭冤死,目标应为陆寒啊!

    “老祖,您的圣名不容置疑,您的神器也威临四方,但是最该死的是他,我们完全无辜。”

    脚踏两个火轮,背挎行囊的火雷霸主,早已名声惊人数千年,当即躬下身躯大声说道,并用手一指陆寒。

    咔嚓!

    五雷大印徐徐转动,虚空一片火红色,璀璨的雷蟒瞬间贯穿虚空,如同红色匹练轰击而下,还有一声未及响起的惊呼。

    ‘啊……!’

    火雷霸主站立之地,在强光爆炸后,只剩下一抹残烟,焦糊味道很是刺鼻,剩余三人再也遏制不住狂骇,纷纷争先恐后大叫起来。

    他们竭力抬头,用无法想象的眼神,努力对着五色雷印望去,目光中充满无限的不解,怔怔半晌难以回神。

    又弄死一个无辜的!

    数百里外,藏匿偷窥的云罗尊者和薛樊昌,差点惊掉下巴,眼珠子瞪的溜圆,完全屏住呼吸。

    事情简直吐血般的反转,那雷印轻松两下,就抹去了红魔将军和火雷霸主,而无礼违逆的陆寒却毫发无损,这特么……?

    嗖!

    陡然间,一个身影闪了闪,就从原地消失不见,长有黄斑的蓝袍老者,似乎明白了什么,暗暗灌注法力落荒而逃。

    “弄他,哈哈哈!”

    陆寒忍俊不禁,露出笑意的遥遥一指,五雷大印瞬间又是一击,翠绿雷光划过天空,精准打在几十里外的某处虚空。

    那里巨响隆隆,有无数碎片炸开,几道青光在雷芒前根本无法存在,后面那个身影就被炸成飞灰,雷霆之威在附近虚空,留下久久未散的大片绿色焦痕。

    “原来,这玄天之宝是你的?”

    三条人命再唤不醒大乘修士的智商,那就真的彻底没救了,布满横纹的四方脸,转眼惊惧到极点,就算鬼王降临也不会如此害怕,浑身颤抖如筛糠的大叫。

    “由你怎么说,由我控生死!”

    咔嚓!

    “啊啊……我有眼不识泰山,这是个误会,陆道友听我说……”。

    轰咔!

    赤轮王和射天狼君,都未来得及对陆寒伸出手指头,就在各自的绝望表情里化为飞灰,天地间只剩下浩浩荡荡的雷声,似乎在告示这五人已经远去。

    ‘我……我头疼欲裂!’

    几百里外,藏匿的两人中,云罗尊者感觉身躯如抽空般,整个瘫倒下去,表情里充满痛苦,他绞尽脑汁也无法理解看到的一切。

    本来五杀一,几乎水到渠成,结果蹦出个玄天之宝,还是灵性很高的那种,然后放过了冒犯它的家伙,反而将最虔诚的人尽数轰死。

    ‘呵呵!无法理解的事还少吗?但我知道,眼下再不跑的话,咱俩也会步他们后尘。’

    嘶——!

    两人几乎同时感觉,如遭到一只猛兽的窥视般,浑身打摆子且冰冷彻骨,那是从灵魂深处开始发寒的感觉,不加思索的龟息着狂逃而去。

    因为陆寒已经向他们所在,不经意的瞥了一眼,但注意力仍旧放在高空的雷印上,他不明白这件飞升老妪岑泠地仙的玄天之宝,为何又找上自己。

    曾经在斑斓秘境,也是这东西帮了自己些许小忙,尤其是灭杀天荡山那些弟子,场面舒爽无比。

    若说这件成灵的宝物,想跟随自己去仙界找它的主人,此种可能性最大,但三番五次帮助自己,又不肯明确表态,难道此物还生出自尊心了?

    了不得啊!

    至少根据苍雷阙方才的五连杀,陆寒判定此宝的威能,已经达到非常骇人的地步,至少比在秘境时暴涨至少三成,其原因也大概可以解释。

    没有了镇压那朵冥狱黑莲的使命,相当于冥尊级别的家伙,也被他当场抹杀的再无崛起可能,此宝的实力就得到彻底恢复,开始自由自在了。

    然而,苍雷阙仍然在那悬浮不动,只是正面涌动几下,缓缓凝聚出个表情,似乎有些忧伤和难过,雷光也时大时小,似乎有些不稳定,有点慌张得小样子。

    “难道是你的主人,前些天仙陨掉了?”

    陆寒吃了一惊,先前那些猜测瞬间化为乌有,这见宝贝已成无主之物,如此找到自己似乎更有合适理由了,原来对他有想法。

    作为飞升到仙界的强者,因为道心更坎坷,经历无法技术的艰难险阻,要比起本土仙人更受重视,地位往往高人一等,是个大仙门争抢的主要对象。

    岑泠老妪必然不凡,但才踏进仙界不久就遭此横祸,其飞升到的仙域,必然遭受了某种巨变,要知道即便仙门之间厮杀,飞升修士往往都不会贸然被派出参战的,只作为重点弟子的培养对象。

    “这个人,就交给你了。”

    陆寒微微思索片刻,一丝诡笑浮在脸上,伸手在虚空点指几下,元气骤然归拢,凝聚出一个清晰人像。

    苍雷阙立即滴溜溜旋转起来,五色雷光咔咔咔弹射不停,似乎非常雀跃,接着一股炫彩雷弧喷射而出,就在虚空拉过一条长长痕迹,直接消失不见。

    已经逃遁乱将近千里得云罗尊者和薛繁昌,就感觉自己头顶好像被火线烤过,接着笔直的掉了下去,还有一股焦糊味道进入鼻孔,当即大惊失色。

    ‘这玄天之宝太恐怖了吧?所过之处的空间,任何法则都遭到压制,嘶——!’

    薛繁昌摸了摸头顶,一团发髻已经干枯,他发现附近几十里内,好像被雷霆清洗过一般,半晌都无法复原,惊吓的看着云罗尊者。

    ‘本尊明白了,那姓陆的果然有渡劫老祖做后台,无怪乎这般嚣张,咱俩能活着真是庆幸啊!是不是该放出点消息,让那些眼瞎的蠢货打消对陆寒的非分之想。’

    ‘闭嘴!为啥要这么多?你也不想想,那些主动招惹陆寒的,都是些什么货色,要么嚣张跋扈惯了,要么就喜欢做狗腿子,他们每个人都不是无辜的,,嘿嘿嘿……!’

    听到薛繁昌如此说,云罗尊者眼前一亮,也跟着咧嘴笑了,接着就瞬间打了个激灵,开始若有若无的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

    …………

    圣粹决真举行得如火如荼,小飘渺境外面也跟着风起云涌,无数震惊修真界的消息纷纷传来,一时间让人人惊惧个个忧心。

    最先席卷百宝成附近的消息,就是好多宗门对陆寒下达追杀令得效果甚微,已经由神照境长老亲自带队,直接向小飘渺界滚滚杀来。

    尤其是最近几天,好多一流大宗也雷霆震怒,派出不俗的力量汹汹涌来,即便有好几个宗门,给出的理由模棱两可,但是耳目灵通之人,也打探到他们正在给弟子超度亡灵,死去得无一例外都是大乘后期强者。

    其次,也有引起鲜明反差的消息,就是赤月宗真的举宗逃亡了,更证实高层神照境四去其三,贾雄图和杨超然以及带领的上百人,也是在斑斓殿前被人抹去的,凶手迟迟无法证实后,所有人的想法,逐渐默默向传闻中描述的靠拢。

    只剩下俢千龙一人,带领门人不知所踪,仅剩下老弱病残的赤月宗,已经引起觊觎者好多遐想。

    若二流宗门逃亡还不够炸天的话,那与之比邻的孤星观,更让无数修士瞠目结舌,就在数天前,这个同为二流宗门的庞大势力,出人意料派出数十人使团,带这堆积如山的豪礼,由大长老亲自前往斑斓殿,赔礼道歉并为和解洽谈了。

    相比这些不大不小的事件,一个让所有修士,尤其是苍元境以上级别强者,都纷纷忧心忡忡的大事,正悄悄的在彼此之间流传。

    外海,几乎逐渐淡出人族视野的地方,有警觉的强者发出讯号,那里又开始莫名奇妙的涨潮了,现在的海平面已经较之几年前,足足抬高三四丈之巨。

    那个看似平时默默无闻,实则惊心动魄的地方,又引起一片轩然大波,好多修饰甚至不敢去回忆,曾经有一句话,被无数次的验证和发生。

    ‘外海平,天下宁;凶水惊涛起,撕碎亿万里!’

    “才四五千年而已,难道外海喷发频率开始变短了?凶也凶也!”

    对这些一无所知的陆寒,正悠哉悠哉正常飞遁,就子片刻前,他遇到了小飘渺境内的第一个空间裂缝。

    不起眼的小峡谷上空,仅仅挂着几条褶皱状的波纹,就算普通修士碰见也多半不以为意,毕竟附近繁花灵草无数,甚至几枚小果子都存在几百年乱。

    他飞起一枚圆盘大小的顽石打过去,然后那里就爆发了许久未出现的空间紊乱,顽石还为接近褶皱几十丈,便已遭到残酷切割,然后数里内的一切,都在空间裂缝的暴躁中彻底化为乌有。

    即便在此刻,他还能发现有两道遁光先后出现,看到那里的异变,吓得转身仓惶掠走,因为已经张开獠牙的裂缝,居然还能缓缓移动,开启了诡异的无规律转移路程。

    没过多久,当他停在一棵高大树冠之上时,在东南方千里外,有惊天动地的豪光闪动,以及过分凛冽的气势,分外凝住他的目光。

    那里,足有千丈高的粗大光柱,直插在九霄云层之中,映衬出一具霸灭法相。

    有巨人沐浴在灿烂黄光中,本体肉身顶天立地,外表已经晶莹剔透,好像在创造不朽,放射出的霞光上百道,有红有蓝闪烁不定。

    强大气息波及之地,山野凶兽瑟瑟发抖,疯狂想巢穴逃遁,弱小生灵直接趴伏,已经不能左右自己身躯。

    高草树冠几乎折腰,万象都以光柱和法相为尊,千里内尽被恐怖意志笼罩,似乎那里的人,反掌可颠覆一界法则。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在如此远距离上,仍然被陆寒轻松捕捉,酷似滔滔大河奔流而来,带着无尽强悍,以及夹杂的无限兴奋之意。

    “竟然有人在此渡劫?!而且已经成功了。”

    将神念加大扫了过去,他接着发现有五六个身影,星罗棋布的环绕在周围,不断警惕环视四方,全然正在护法的状态。

    那法相之人,紫金战袍加身,更把他的凶悍程度衬托数倍,微黑的宽长面孔上,不但傲气逼开虚空,如牛般的双眼里,已经被战意塞满。

    他头顶脑后已经出现一圈淡淡灵光,忽隐忽现极为神奇,似乎即将被仙人看中,马上成为嫡传弟子般,看着就心生恐惧。

    就连几个护法的修士,有人银袍裹身,胸前背后铭刻大日虚影,热光蓬勃非常刺目,微眯双目隐藏无限烁光。

    有的被腾腾云气托住,似乎是哪里来的道家大尊,正要为众生传经布道,并且收纳万千功德,若非那张脸长的很邪魅,足以蛊惑到悠悠信奉。

    还有一人更加特征明显,他背负一柄修长的红光大剑,剑身血纹横生,还不断鼓起诡谲万分的气泡,死寂般的气息不断迸发。

    整个剑身布满了阴邪和煞气,在他背后铸就了一层红色屏障,将整个人渲染的非人非魔,看一眼就有逃离之感。

    “熊汉天,你怕是被陆某吓得,已经迫不及待的提前渡劫,要进入神照境才能安心啊,尹离常、齐天君、烜青锋等等也都在这,我可是來自投罗网了,诸位赶紧迎接。”

    陆寒冷笑,也不在压制自己的气息,全身光芒大放,无限神辉从虚空诞生,快速向他汇聚而至。

    有几道雷霆,莫名的在高空闪烁几下,接着就响起巨炮般的轰鸣,天上地下继而多处璀璨金光,越来越浓越来越亮,直到如同金色天幕倒挂,把数百里都染成金色海洋。

    ‘有人靠近,备战!’

    云气剧烈翻腾,率先发现异常的齐天君,立即大手挥动,在前方凝聚成一堵气墙,浓缩完毕仍然厚达百丈,酷似挤压到极致的棉花垛堆垒而成。

    ‘我怎么感觉,那法相很熟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