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修罗战神(夏成龙宗雪琴) > 第三十三章 邀请
    宗家的会议室里热闹至极,宗雪琴的大伯二伯一脸震怒,目光从未离开过她。

    紫檀木桌上的茶杯被长袖甩在地上,大伯宗胜伟指着屏幕上的画面叫嚣着:“宗雪琴,这就是你说的方法?人家都已经大张旗鼓的复出了,你还有何狡辩?”

    夏成龙在此时力挺赵家复出,让本来在水生火热的宗家越发无助。

    宗雪琴听到声音,眼眸中的嫌弃一闪而过,这帮老狐狸怎么想的他会不知道?

    “我说过的话自然会兑现,大伯不用着急。”

    “哼,还有三天时间,难道你说的办法就是让人家把我们抓去跪在赵家的祠堂前忏悔?”宗胜伟逼问着。

    二伯看了两人一眼:“好了,大哥,雪琴,你们别吵了,当务之急是解决问题,不是在这里大吵大闹!”

    中间有人调和,宗胜伟冷哼一声,重新坐回原来的位置。

    宗雪琴起身直接向着门外走去,边走边说道:“还请两位放心,我说过的话一直算数。”

    “咯吱……”

    宗雪琴回到自己的闺房,谁会想到这样一位计谋深辣的女人,会将卧室布置成粉红色,一张软床前摆着几个绒毛娃娃。

    女人刚坐下闭眼休息沉思着,淡紫地窗纱随风舞动,在窗纱的后面走出一个男人。

    宗雪琴不用看便知道是谁:“沈先生这几日在干什么?”不难听出女人语气中的嗔怒之意。

    白西装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深邃地眼神闪过一阵精光,肆虐地在对方身上过了眼福。

    宗雪琴的那种少妇般的气息犹如一颗诱人的糖果,香甜无比。

    “我一直在你身边,只不过你没有发现而已。”边说边走过去。

    看着眼前的男人,宗雪琴觉得自己越发的看不透对方,只是现在想要脱离已经不可能了。

    “还请沈先生帮忙,毕竟……如果我宗家完了,你想要的东西也会没了。”

    “你是在威胁我?”

    本来温文尔雅的男人突然爆发出一股戾气,双臂搭在椅子的扶手上,死死盯着她的眼睛。

    两人在独立地空间对视,零距离的看着,是因为都想明白对方在想什么?

    “算是吧!”宗雪琴冷静地说道。

    她肯定是因为对方无计可施。

    果然,白西装重新站直身子,从口袋里拿出一瓶香水放在桌上。

    “你一直不是对自己的相貌很自信吗,它就是你最强大的武器。”

    说完直接消失,好似没来过一样。

    宗雪琴看着桌上的东西,轻轻地碰了一点,很好闻,感觉整个人身体有些燥热。

    凤凰山别墅里,自从赵氏集团成立后,夏成龙让大家搬进来,重新搭理后依旧是滨城最豪华的几处地方。

    赵韶九不在,公司刚成立她自然会忙一点。

    夏成龙当然不会就此满足,让赵氏集团成立是为了逼滨城的势力做出选择,他不想等灭了宗家后外成立公司,是不想看到那些假惺惺的附庸者。

    如果在这个时候做出选择,那这些人便可以成为赵家忠实的伙伴。

    他成功了,那接下来的事情便是宗家。

    一想到能让兄弟含笑九泉,他觉得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黑虎从外面走进来,看着王上在沉思,不知道应不应该打扰,不过还是打算说一下。

    “王,宗家那边有消息了。”黑虎见夏成龙不说话,继续汇报道:“宗雪琴想见你一面。”

    “嗯?”

    距离他规定的时间只有两天,对方在这个时候提出见面,有点意思,他到真想看看那个女人能耍出什么幺蛾子。

    黄昏初至,远处地斜阳映射出光晕,让碧湖河畔美不胜收。

    作为滨城最美的景象,它确实有些道理。

    放眼望去,周围被郁郁葱葱的竹林包围,碧湖中央是阁楼,阁楼与岸边用折形的木桥连接,别有一番风味。

    黑虎要给赵韶九镇场子,也就只能一人前来。

    门是闭着的却没有关,人影而至自开,人影以进自关。

    对方没在一楼,夏成龙上去。

    推开门,宗雪琴果然背坐在里面,不过此时的女人有点……

    一条淡黄薄纱的披肩随意的搭着,给后背的纹身增添几分神秘,看似如裙子一般的东西完全是一整快锦布,堪堪这种胸前的风光,恐怕随便一人去轻轻拉扯,都会掉在地上。

    夏成龙嘴角露出不屑的一笑,不过又收了回去。

    “我没答应你,你为何还在等待?”

    宗雪琴转过身,脸上只是淡妆,却愈发地成熟妩媚:“阁下还是来了!”

    说完双手放于小腹,对着夏成龙深深地鞠了一躬,顿时胸前地风光再次暴露了出来。

    这种伎俩对于别人来说或许有点用处,不过对于他来说……

    夏成龙直接坐在身前的软垫上,嘴角露出邪笑,一条胳膊搭在膝盖上,“宗雪琴,你就不怕我杀了你为我兄弟报仇?”

    他说话的时候杀气弥漫,便说明真的有这样的想法。

    “害怕,不过早晚都是死,所以又不怕。”宗雪琴边说边将煮好的茶呈过来。

    “你知道,这些对我没用,想要让自己活着,就拿出点我感兴趣的东西。”夏成龙没有喝茶而是直接说道。

    宗家一直隐藏着一些东西,血煞会也隐藏着一些东西,本来毫无相干的存在,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对赵家动手了。

    既然血煞会的人死了,那隐藏得秘密只能从宗家口里得出。

    他能来这里就是给对方一次机会,至于眼前的女人能不能抓住,那就是她的问题了。

    为了提高效率,夏成龙加快了故事进展地速度,本来坐直的女人开始弯腰,因为强大地压力变得出不上气。

    普通人中,没有谁能硬撼一位王的气场领域,这相比于一颗陨石和鸡蛋相互碰撞。

    “嗯……”

    宗雪琴用手支撑着桌子,嘴角慢慢溢出血迹,压力突然消失这才有了感知的能力,他只是给对方一个提醒和作为愚蠢的惩罚。

    “咳咳……”宗雪琴强忍着疼痛看了过来,“我可以用你想知道的东西换我宗家人的命吗?”

    她觉得那个秘密足够换宗家人的命,那就说明自己猜想的没错,不过对方没有想到有一种比利益更重要的东西。

    夏成龙记起兄弟的那张脸庞,眼神变得愈发寒冷。

    刚刚还坐着的男人,下一刻直接出现在对方身后,宗雪琴没有动,她能感觉到有尖锐地东西挨着她的脖颈。

    “你觉得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