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成了正道第一大佬 > 第三十七章 本座需要你们秋风剑派给一个交代
    “自己好好反省检讨!”

    顾元初淡淡的说道。

    他心里倒是没怎么怪叶振海,毕竟他身边还留了红袖,对方竟然敢突袭到顾元初的面前,大概这也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毕竟以顾元初的实力,普天之下有谁敢说能够奈何的了顾元初?

    更何况兵人多年不出世,许多人早已经不记得了,也就是顾元初这样子的高层,能够有机会博览群书,观看许多隐秘的典籍。

    不过即便如此,顾元初也没想到,会有势力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竟然奇袭他这么一个伟光正的正道第一大佬。

    “属下一定好好检讨自己!”

    叶振海满脸羞愧的说道。

    不过随即,叶振海等人也了解到了,突袭自家教主的竟然是秋风剑派这样的正道大派,虽然不如正道十大宗门那样根深蒂固,但是毫无疑问,绝对也是不可小觑的人物。

    更何况,张武义还带着两个兵人前来。

    经过顾元初的解释,他们才知道兵人是什么样的存在,可以说,兵人在以前,就是专门为了对付顾元初这样的道境高手而被炼制出来的。

    一生只为了对付道境,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任何人生目标。

    要炼制兵人,不仅仅需要耗费无数资源,过程更是无比残忍,成功率也很低。

    “没想到,江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势力!”叶振海吃惊的说道,他头一次意识道,这个世界的水,可能比他想象的还要更深一些。

    “这个世界上,总要一些鼠辈藏在暗中,现在他们以为本座身受重伤,正是动手的好机会,这才迫不及待的跳出来了!”

    顾元初淡淡的说道,他完全能够猜测的出来,大概顾元初这一次受伤,在很多认看起来,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好机会。

    “带上张武义的尸体和两个兵人的尸首,本座要秋风剑派给本座一个说法!”顾元初径直说道。

    在顾元初的命令之下,车队掉头朝着秋风剑派的方向而去。

    顾元初所在的车队行进路线并非是什么秘密,甚至可以说,是在江湖上都有许多人关注着这一个车队的行进。

    “顾教主改变了行程?”

    “他不去东海了?莫非是怕了东海剑圣不成?”

    “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不过一天之后,所有人就知道了顾元初的目标,竟然是秋风剑派。

    一天之后,太初教的车队兵临秋风剑派门下。

    秋风剑派上下都没有想到顾元初一行人,竟然连夜赶到了秋风剑派门下。

    很快,秋风剑派一众长老纷纷飞掠下山。

    见到顾元初端坐在一张檀木太师椅上,静静的看着他们。

    不由得看的他们有些背后发毛。

    “不知顾教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此时,其中一个玄衣老者站了出来,行礼道。

    虽然他的年纪远胜于顾元初,不过在名位上,却比顾元初差远了。

    “不止顾教主此来,所为何事?”这玄衣老者开口说道。

    “你是何人?秋风剑派的事情你能做得了主?”顾元初右手食指敲击着扶手,只是淡淡的问道。

    “老夫是秋风剑派首席太上长老罗武,这秋风剑派的事情,除了掌门之外,老夫应该还是能够做得了主的!”

    玄衣老者开口说道。

    “那好,本座需要你们秋风剑派给本座一个解释!”顾元初一挥手,叶振海就将一个人头扔到了罗武的脚下。

    秋风剑派上下定睛一看,顿时纷纷后退了好几步。

    “这不是掌门。。。”有人认出了这个人头,不正是秋风剑派的掌门张武义么?

    “顾教主,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们掌门的人头会在你的手里!”

    罗武连忙将脑袋捡了起来,对着顾元初怒目而视。

    哪怕顾元初风头正盛,太初教的实力又远远强于秋风剑派,但是这么将自家掌门杀了,还将人头扔到他们脚下,简直是欺人太甚。

    “大胆,这是你们掌门袭杀我们教主之后,被我们教主所杀,现在要你们秋风剑派给一个交代!”

    叶振海一只手扶住刀把,上前一步,喝道。

    “什么?这怎么可能!”罗武等人无比震惊。

    这个消息听起来是如此的荒诞不经。

    且不说都同属于正道人士,就说他们教主去袭杀顾元初,这事情本身就很奇怪。

    毕竟人尽皆知,顾元初可是道境高手,自家掌门实力不弱,却也只是寻常意义上的高手,去袭杀一个道境高手,那不是自寻死路。

    “我们掌门和你们无冤无仇,怎么可能去袭杀顾教主!”罗武等人马上说道。

    罗武等人更是完全不敢置信,他们秋风剑派和太初教无冤无仇,根本没有理由去袭杀顾元初,况且也打不过啊,除非他们掌门是疯了。

    “本座也想知道,究竟你们掌门与本座有何冤仇,竟然非要置本座于死地!”顾元初淡淡的说道。

    “不可能的,顾教主开玩笑了,我们掌门如何能够置顾教主于死地,顾教主即便想要栽赃,也得拿出一个靠谱的解释!”罗武立刻摇头说道,以他们教主的修为,想袭杀顾元初,那不是自寻死路。

    “栽赃?你们觉得本座已经无聊到有那么多时间去栽赃你们掌门?是你们太无聊,还是本座太无聊?”顾元初眉头一挑,说道。

    罗武等人一想也是如此,他们没有理由去袭杀顾元初,反过来说,顾元初是何等人物,那是正道第一人,太初教掌教,太初教有史以来第二个道境,大陆至高无上的巨头之一,大夏皇室柱石,玄元大陆正道的守护人,玄元大陆魔教的撕裂者,妖族等异族的鞭挞者。

    这种人物无缘无故栽赃他们的掌门,从逻辑上也同样说不通。

    “虽然你们掌门不是本座的对手,不过他可是带着两个兵人来伏杀本座,本座今日就是想来问问你们,究竟本座在哪里得罪了你们,竟然让你们舍得用两个兵人来伏杀?嗯?”顾元初眉头微挑,冷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