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成了正道第一大佬 > 第四十八章 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看到哪怕是一贯和教主一系不对付的副教主一系的长老高手也都立刻跑到顾元初的周边,东方闻人顿时气得咬牙切齿。

    这才是正牌教主的地位,无论平日里的阵营属性如何,但是顾元初才是整个太初教的最高领导人。

    之前他无论如何软硬兼施也没能让这些人松口,现在顾元初一句话,立刻就将局面扭转了过来。

    此时,太初殿内,就已经分成了两个阵营,正牌教主顾元初一系,以及造反的东方闻人一系。

    所有人的气势瞬间炸开,能够在这里聚集的,每一个都是顶级高手,差不多都是超脱境以上的高手,是能够决定太初教上下事物的高手,双方加起来约莫着上百人,却直接爆发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

    “轰!”

    整个太初殿的顶盖都被掀翻出去。

    整座太初殿化为瓦砾。

    “钱啊,都是钱啊!”顾元初看着整座太初殿化为灰烬,这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家,现在直接已经化为乌有。

    都怪眼前的东方闻人,若不是他的话,也不至于如此。

    “杀光他们!”

    顾元初大喝一声,顿时整个太初殿附近都化为了战场,一众太初教的高手和东方闻人带来的高手战做一团。

    顾元初拔出了龙渊剑,遥遥指着东方闻人,道:“弑师之罪,罪无可恕,今日本座就清理门户!”

    顾元初周身,可怕的气息瞬间席卷了开来,如同有龙卷风在顾元初的周身席卷而起。

    “顾元初,你以为今天,你稳操胜券嘛!”

    东方闻人高声道。

    一道身影挡在了东方闻人的面前,爆发出了血色的气息,竟然可以和顾元初相抗衡。

    “又是一个兵人!”顾元初眯了眯眼睛,短短时间,居然又见到一个兵人,难道自己是捅了一个兵人的老巢么?

    要炼制,奉养一个兵人的费用,足以让秋风剑派这样的正道大宗捉襟见肘。

    现在居然前后出现了三个,那背后之人的实力,恐怕比顾元初最初预估的还要恐怖的多。

    “这就是你挣扎的底牌么?东方闻人,你还差得远呢!”

    顾元初漂浮在高空之中,高高在上,道。

    那一道血色的身影出手了,他的手上一道血色的刀芒直接凌空凝聚而成,刀芒初成,几乎天地间,所有的光芒都为其所夺。

    这一刀犹如一道血色的闪电,几乎是刹那间,就让空气剧烈抖动,形成一片血色的风暴。

    连天穹都承受不住这样的一击,爆发出了惊人的声音。

    “血刀门的血神经?”顾元初眯了眯眼睛,他从前身的记忆之中,找到了这一门刀法的记载。

    那是在靠近大夏帝国西南方的蜀地中的一个宗门,名为血刀门的绝学血神经中的一部分。

    一刀既成,便是天下间任何事物也难以抵挡的。

    血神经算是天下有名的绝学,不过多年前,血刀门曾经发生过一些意外,导致衰落,便是连血神经的传承都不完整了。

    不过这也给顾元初一个全新的线索!

    顾元初思路飘飞,但是手上的反应却是不慢。

    “斩星辰!”顾元初这一剑斩出,天地间的所有光亮几乎都要为这一道剑芒所夺,化为无尽的星辰,一剑斩落,毁天灭地,摧毁所有的一切。

    “轰!”

    一刀一剑,凌空碰撞,恐怖的余波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这是道境级别的力量!

    顾元初几乎是与此同时,凌空抓出了一团天地元气,紧接着这一团天地元气化为了一杆方天画戟。

    顾元初手持长戟反手一戟落下。

    “裂天三十六式,第一式!”

    顾元初这一击落下,却不是别的,正是霸王戟中的传承的裂天三十六式,一戟可碎天地,这一击落下,快如闪电,几乎是在顾元初以斩星辰抵挡住那血色人影的一瞬间就已经劈落了下来。

    一戟落下,众人仿佛能够感觉到天地都随之而崩散。

    这一击可以撕裂苍穹,可以粉碎大地,其中蕴含的深奥理念,让人骇然。

    “噗嗤!”

    顾元初以天地元气所化的方天画戟直接斩中那血色的人影。

    只听那血色的人影传出了一声闷哼之后,他的整条手臂被生生撕裂了下来。

    顾元初这一击将他的左臂割裂下来。

    “噗嗤!”

    鲜血喷涌如柱,那血色身影连连后退。

    “东方闻人,区区一个兵人,你以为能奈本座何?”顾元初大喝一声。“剑圣本座也杀了,何况区区一个兵人!”

    顾元初一手持剑,一手持戟,身上的气血翻涌,如同江海一般,众人甚至真的能够听到血液在血管之中流淌时候的声音,如山如海。

    东方闻人大喝一声:“开什么玩笑,就凭你也杀得掉剑圣!”

    东方闻人嘴上丝毫不认输,但是脸色却是猛地一跳,因为他想到了一个之前没想过的更恐怖的事情,那就是顾元初并非是没有遇到他设下的绝杀局,提前逃回来了。

    相反的,顾元初是冲破了他设计的杀局之后回来的。

    看起来结果差不多,然而实际上,差太远了,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顾元初,不管你是怎么回来的,今天你都必死无疑!”

    东方闻人怒吼一声,他的双手张开,手掌在发光,化为一张长弓,这长弓之上,有恐怖的光芒在席卷。

    东方闻人拈弓搭箭,将全身的气息都凝聚到了这一张长弓之上,直接锁定了顾元初。

    他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狰狞的笑容,这是他家历代流传下来的手段,是在遥远年代以前,一个道境的弓道大师封印的一箭,这一箭是道境级别的手段,一箭足以对处于巅峰状态之下的道境都构成威胁,何况是顾元初,这个他认定的身受重伤的道境。

    这种被封印的道境攻击,历代都可以见得,许多都是道境高手专门准备下来的,赐给门人弟子以留做撒手锏的。

    为了对付顾元初,东方闻人准备了太多的撒手锏。

    “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