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帝要回家 > 第31章 龙雀血脉
    燕无涯带着夫人和兄弟回了城主府,把亲卫留在王辰这里。

    明日大军即将开拔,这队亲卫并不会随他出征,不管是王辰或者那位少岛主,都不能有半点差池。

    王辰的药师身份且不提,他现在要主持医院建设,做好此事能带来的好处巨大,不但能极大缓解大军出征的军需压力,还能对未来的国家建设提供支撑。

    关键是还能从王辰身上,学到更多有利国家发展的建议和意见,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花弄影就更不用多说了,若空陷岛少岛主在落霞城出点什么事,只怕花禹溪会把燕无涯,以及他身后的宗门夷为平地。

    这俩宝贝有亲卫保护,燕无涯才能安心出征。

    王辰回到屋里,检查到花弄影的聚神散已经完全消化,于是又配制了两剂交给她,让其睡前服用一次,早上起床再服一次。

    花弄影自然不会违逆,带着翠儿回到姜灵给她们安排的房间。

    房里就剩下王辰和姜灵。

    这是两人新婚的第一个晚上,一时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气氛安静得有些尴尬。

    “那个……”王辰率先打破沉默,道:“以后就你住这里,我去陈立旁边那间住。”

    姜灵嗯了一声没有说话,帮王辰打来洗脚水,蹲下身就准备帮他脱鞋。

    王辰拦住她,道:“不用这样,我还是习惯自己来,你也没有帮我做这些的义务。”

    姜灵不太清楚王辰的性格,自然不敢忤逆他的意思,站在一旁有些手足无措。

    王辰见她的模样,试探着问道:“中午我给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姜灵点点头,道:“我只是想为兄长做点事。”

    听到这话,王辰心中大定,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别傻了妹子,哥哥好手好脚的,哪里需要人侍候?更何况既然做我的妹妹,你就得自信点,毕竟你哥可是药师哦。”

    姜灵抬起头来,眼中含着泪,脸上却带着笑。

    丈夫变成了哥哥,要说不失望是不可能的,但她也感受得到王辰的心意很坚决。

    姜灵虽然没有觉醒血脉,但自小知书识礼,深知过犹不及的道理。

    与其拗着性子要做王辰的妻子,去惹他生厌,还不如顺他心意当个妹妹。细想一下,有这么个哥哥其实也不错。

    像姜灵这种经受过地位落差,以及现实折磨的人,承受能力毋庸置疑,心态转变也不会太难。

    如意郎君谁不想,但世事岂能皆如意?能离开姜家那个伤心地,就应该知足了。

    “兄长。”姜灵看着王辰,轻声喊道。

    王辰点点头,笑道:“你还是叫我哥哥吧,兄长这个称呼就让别人去叫。”

    “哥哥。”姜灵乖巧的喊了一声,瞬间就觉得这样称呼,自己和王辰的关系更近了,脸上流露出的笑容,也不再是之前那种虚应客套。

    “那好,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王辰的妹妹了,谁要敢欺负你,我帮你出头。”王辰拍着并不强壮的胸膛,信誓旦旦的保证。

    姜灵毫不怀疑的连连点头,有这么个哥哥,落霞城还有谁敢欺负她呀。

    “来,手给我。”王辰伸手道:“我看看你的血脉,我的妹子必须成为修行者,还要是最厉害那种。”

    对于成为修行者,姜灵并不抱希望,但还是怯生生的伸出白皙纤瘦的手,显得有点不好意思。

    王辰装作看不见她害羞的神情,一把拉着她的手腕,还没来得及说话,却感受到脑海中的铜鼎竟然变得通红,其上显示出“龙雀血脉”四个字。

    龙雀血脉:天生亲火,是炼丹、炼器的绝佳血脉,需二品火灵散方可觉醒血脉。

    王辰惊讶到有些无语,陈立那么BT的恢复能力,铜鼎都没出现过异常,这个被姜家嫌弃的小丫头,竟然能让铜鼎出现异常变化?

    关键是还得要二品药散才能觉醒血脉,难怪姜家不能让她成为修行者。

    且不说二阶药师难找,就算找到也看不出姜灵的隐藏血脉,若非铜鼎的存在,王辰也同样看不出来。

    唯有达到丹师级别,才有能力看出是否具备修行资质。

    更何况,就算看出龙雀血脉,就知道如何配制火灵散吗?

    那可不一定。

    药师的药方以及丹师的丹方,是绝不外传的东西,哪怕衣钵传人,也只有等到师傅去世之前,才能得到方子。

    也正是因为这种敝帚自珍的陋习,以至于在玄星大陆历史长河中,流失了许多药方丹方。

    王辰并未接触过这个世界的同行,所以并不知道这些规矩,炼药也不避讳他人。

    他只知道铜鼎中有取之不尽的方子,却不知道,那是太上仙门数十万年积累起来的传承……

    自王辰得到铜鼎至今,观察过很多人的体质,在此之前也只有花弄影的天夭之体,让铜鼎出现过异象。

    由此可见,姜灵这种龙雀血脉的体质,只怕也属于那种不得了的体质。

    “哥哥,你怎么了?”姜灵见王辰目光仿若凝固,死死抓着自己的手腕不松,忍不住红着脸喊了一句,心中暗道:莫非他又改变主意了……?

    “哦,没啥没啥。”王辰也没松手,一脸惊喜道:“灵儿,哥要告诉你个好消息。”

    姜灵脸更红了,头几乎都埋进了胸口,轻轻嗯了一声。

    “呃……”王辰总算发现姜灵的娇羞模样,瞬间就明白她在想什么,赶紧松开手,在她额头上弹了个爆栗:“傻丫头,想啥呢?”

    “哎呀!”姜灵顾不得羞窘,捂着额头,嘟着红艳的小嘴,非常不满地看着王辰。

    王辰哈哈大笑,这就有点哥哥和妹妹的感觉了。

    不由兴奋道:“我家灵儿的血脉很了不起哦,哥哥暂时还不能帮你激活血脉,但你放心,我会尽快晋升二阶药师,就可以让你修行啦。”

    “灵儿真的可以激活血脉,成为修行者?”姜灵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此时睁得圆圆的,活像个卡通娃娃。

    王辰忍不住揪了揪,她那略显婴儿肥的脸颊,笑道:“当然,哥哥准备把你培养成药师、甚至是丹师,怎么样?”

    姜灵眼中也充满激动之色:“和哥哥一样受人尊敬药师吗?”

    “那必须的,你可别给哥哥我丢脸。”王辰牛皮哄哄的说道。

    姜灵大眼睛骨碌一转,学着王辰的神态:“那必须的。”

    得知自己也能成为修行者,甚至还能成为药师,又多了个逗自己开心的哥哥,姜灵长期受欺压而导致的胆小怯弱,此时已被完全打开,显露出了十五六岁女孩子该有的活泼。

    王辰在她头上轻轻一拍,摆出一副哥哥威严:“去把洗脚水倒了。”

    “可你刚刚还说有手有脚的,不需要人侍候。”姜灵泥鳅似的溜到墙边,振振有词的说道:“不过呢,哥哥要帮我成为修行者,我是应该给你倒洗脚水,但你也得先把脚洗了呀。”

    “嘿,你个小丫头片子,信不信我抽你。”王辰嚷嚷着脱掉鞋子……。

    我是真忘记了哈,不是不想洗脚,本药师不是那种不讲卫生的人。

    新婚之夜,王辰搬到陈立旁边的房间睡,别人可能不知道,却瞒不过陈立。

    只见他等王辰进屋之后,鬼头鬼脑的把那硕大的脑袋杵在窗棂上,循着缝隙往里瞅。

    嘎吱!

    窗户从里面推开,嘭地一声撞在陈立额头上,王辰板着脸盯着他:“你瞅啥?”

    陈立憨厚的咧开嘴,露出白森森的门牙:“嘿嘿……俺就看看,啥也不说。”

    王辰的习性他是摸透完了,这位小先生本事挺大,却从来不会拿他们当下人看,若是自己表现得太卑微,反而会被他黑着脸训斥。

    “陈立你记住了,在我这里没有高低贵贱,没有主仆的区别,你若是愿意跟着我,那就是我的兄弟,你要再这样低声下气,就不要跟着我,我不需要奴才!”

    这是当初王辰指着他脑袋,跳着脚,几乎嘶吼般说出来的话,陈立深深感动的同时,也牢记于心。

    因此,只要父亲和哥哥陈默不在旁边,他和王辰说话就要随意得多,还经常开玩笑。

    “你就算想偷窥,也得动动脑子啊!”王辰夸张的比了个球形,道:“恁大一个榆木脑袋挂窗户上,你当我瞎呀。”

    陈立挠挠头,道:“我不是怕你看不见嘛。”

    王辰跨坐在窗户上,与斜靠墙上陈立说道:“你知道,我之所以娶姜灵,是因为诚叔想把她接出姜家,这成亲就是走过场,难不成我还真把人家姑娘睡了啊。”

    陈立等着牛眼:“你不想睡啊?”

    “想……想你个大头鬼啊!”王辰鄙视他一眼,,道:“人家才十六岁,在我家乡那可还未成年啊。”

    陈立没有回话,只是以怀疑的眼神看了看王辰,那意思仿佛在说:你就扯犊子吧,十六岁的大姑娘还未成年?丫儿小胳膊小腿儿的,是不是不行啊?

    王辰懒得去读他的眼神,道:“我已认她做妹妹了,并且我还发现她天赋很高,适合走我这条路,我打算把她培养成药师,不出意外的话,她的成就应该会比我更高。”

    “既然她天赋那么高,那你为何不真的把她娶了?你不是常说肥水不嘛……”陈立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瞪着一对铃铛眼,道:难不成你看上那位……呃……”

    陈立说话的同时,眼神朝花弄影所在的房间示意,猛然发现那门口站着一道身影,顿时噎得说不出话来。

    王辰正想继续怼他两句,发现他像傻了似的盯着一个方向,不由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正好看到翠儿就在不远处,俏脸含霜的瞪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