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在仙界直播卖货 > 11:天赋异禀,求带走!(+2)
    “呼——”

    苍穹间不知何时起了狂风,原本湛蓝的天空逐渐变得阴沉,空气变得发闷,耳边响过一道闷雷之声。

    这里是人间的一座毫不起眼的村庄。

    河边有人在洗衣服,是个少女,粗布麻衣,整个人看起来朴素至极。

    水面上波光粼粼,照亮了她清秀的脸。

    她的肌肤玉兰一般,嘴唇红润,特别是那双眼睛,清澈温润,看起来就像楚楚可怜的小动物。

    这少女名为烟诗云,不过是及笄之年,是周围一家农户的女儿,可她自身的气质却带着几分端庄优雅,反而看起来像个官家小姐。

    说起来这人的身世也有些坎坷。

    烟诗云从有记忆起,便过着富足安顺的生活。

    可惜后来家道中落,父亲以贪污罪名下狱,全家被抄斩。

    她那时尚且不明白,父亲这一生清廉到了几乎迂腐的地步,怎么可能做出贪污这种事?

    直到后来她才懂得,一个人究竟是怎样并不重要,父亲这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她还记得那一天,入目是刺眼的血光,幼时的自己被奶娘抱在怀中,妄图逃离此处。

    后来奶娘也实在没有力气了,身后传来喧嚣之声以及急促的脚步声,看起来是那些官兵要追过来了。

    奶娘将她往前一推,嘶吼道:“快跑,能跑多远跑多远——”

    在过往平顺的生活中,她从未如此惊心动魄过。她一步三回头的离开,在奶娘拼命的嘱咐里,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离开了这里。

    或许是因为自己运气好,也或许是那天的天气不大明朗,大雨瓢泼,雷声阵阵,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自己竟然恰好躲过一劫。

    后来她就一直走一直走,由于饥饿导致脑袋阵阵发晕,最终在一家农户门口晕倒了。

    一对好心的夫妇收养了她。

    或许危难是让人成长的最好方式之一,她在极短的时间内学会了做各种农活家务,原本细嫩的修长手指起了薄茧。

    烟诗云将衣物清洗干净,轻叹一口气。

    最近这些年收成不大好,而养母又怀孕了,她本身就有一个弟弟,这样下去家里就快吃不消了。

    她抱起木桶里的衣物,一步步往家里走去。

    这个年龄的少女多数没有长开,但即使是这样,也看得出这少女底子极好,足以见以后的动人身姿。

    等到烟诗云回到家中,却有些意外,家里竟然有客,是位干瘦的老人,这里的村长。

    对方看见她后含笑点点头,在他养父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

    养母的神情有些犹豫,冲她招招手。

    她乖巧的把木桶放下,走到她身旁。

    只听养母道:“村里来了位仙师,说是要寻位根骨天赋好的去修炼,你可愿意一试?”

    ……

    苍穹间风云变幻。

    霍江淮望着乌沉沉的天际,打了个哈欠。

    他本来是晨时出的门,可御剑时迷失了方向,再加上掌控力不太好,竟然直接俯冲下去——

    歪打正着掉进了一个村庄……的池塘内。

    彼时这里的村长正在水边钓鱼,看见周围落下一个不明物体后颤抖道:“妖……妖怪啊!”

    霍江淮冲天而起,怒道:“有见过这么英俊潇洒的妖怪么?”

    村长目瞪口呆,改口道:“……仙师?”

    霍江淮这才满意,做足了高人的派头,对他招手道:“你过来,我有话对你说。”

    告诉了对方此行的目的后,他便在这片田地上凝望等待。

    一成不变的景色实在有些无聊,于是霍江淮打开了直播。

    【可爱的安安酱:打卡打卡。】

    【卡机嘛:场景终于换了,这些天每日都看种菜,简直心累。】

    【再早睡就自刎:主播这是在做什么?】

    霍江淮开口道:“我在选拔资质不错的弟子。”

    【我不说话:(???_??)?】

    【可爱的安安酱:哟,期待期待。】

    【月下的猹:收个小师妹呗~】

    收小师妹做什么,他可是找强有力的种地选手,霍江淮暗自摇头。

    过了会儿,有几个少年少女陆续被带过来,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稍微年长的人,这些人围成一圈,指着他在一旁窃窃私语。

    霍江淮威严地咳嗽了一声,周围安静下来。

    半响后他开口:“想必我此行的原因,各位已经知晓了。我们宗门名为玄灵宗,在东域占据了一处仙山,灵气充裕,底蕴深厚。

    入门选拔之严格,以至于宗门弟子稀少。如今我受师父之命,来选拔资质上佳的人,年龄不是问题,我看重的是你们的潜力!”

    重点是看你们是否身强力壮,能否胜任今后日益繁重的农活。

    霍江淮这话一落,众人立即热切讨论起来。

    “仙师,你看看我如何,我觉得我从小身上就有异像发生。”一位皮肤小麦色的少年大着步子走出,毛遂自荐。

    “行,你说说?”

    霍江淮本意是想找到帮自己看守田地的人,毕竟自己以后肯定不能天天直播种地,这样会影响热度的。

    可若是能找到真的身怀奇技的人,那也算自己赚了。

    少年有些自矜地对周围的人点头致意,开口道:“各位,我是李老头家的狗二蛋,感谢所有人把这次机会让给我,成为仙师宗门的门下弟子,我感觉无比荣幸,若是等我修炼成功,我定会好好报答各位父老乡亲……”

    霍江淮:“喂喂,搞错没有,叫你介绍自己的特异功能,怎么变成获奖感言了!?”

    少年羞涩一笑:“不好意思,可能我把顺序搞反了,那我就先介绍吧。”

    霍江淮:“你就这么肯定自己能被选中么!?”

    少年选择了一个极好的角度抬头望天,平静道:“早在我还在阿娘的襁褓之中时,我就知道自己生而不凡。在我几个月大的时候,我的母亲用狼牙棒逗我玩,我本想开口说话,没想到却发出了’咿咿呀呀’的声音……”

    霍江淮:“……”

    少年叹气:“那时候我便明白了,自己这一生注定要做不一样的事,现在想来,那种奇妙的感觉与特殊的语言,大概是上天给予我的某种暗示吧。”

    霍江淮满脸黑线:你能告诉我几个月的孩子不咿咿呀呀的,还能说什么!?还有,你母亲用狼牙棒逗你玩是认真的吗,不会玩会儿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