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本本分分大恶魔 > 第55章 就没有见过这么缺德的人
    陈尚斌心中恨啊,为什么这些天要在外面鬼混,为什么不好好地呆在家里。

    如果他在家里,什么事情不都好解释吗。

    母亲什么性格他最清楚,做事彪悍霸道的很。

    他现在只能祈祷,不要出现最坏的情况,不要出现最坏的情况,千万不要出现最坏的情况啊。

    然而陈尚斌紧赶慢赶,依旧是慢了一步。

    车子距离陈家庄园还有几十里的时候,他就被一群陈家族人拦截住。

    “陈少爷,三爷亲自吩咐的,麻烦你配合一下了。”

    一名七旬老者上前,直接就将陈尚斌从车上拽了下来。

    既然三爷说要抓回去,那就一定要是抓回去的。

    从三爷那盛怒的状态中就能看出来,如果他们把陈尚斌好端端地带回去,他们这些下人多半也要遭殃。

    “王伯,我……”

    陈尚斌面如死灰,心中冰冷,一股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浓烈。

    最坏的情况不会真的发生了吧。

    “陈少爷,你无需向我解释,留着话跟三爷解释吧。”

    名叫王伯的老者打断陈尚斌的话,招呼几个人扣押住陈尚斌就上车驾回陈家庄园。

    ……

    陈家庄园,陈局长拎着大铁棍,站在陈尚斌的屋子门口,始终没有离去,眼睛浮肿,眼珠子上满是血丝,那表情吓人的很。

    当陈尚斌被一群人扣押着回来的时候,陈局长大吼一声,举起大铁棍就冲了上去。

    陈尚斌何曾见过这种模样的父亲,当即吓得肝胆俱裂,腿脚发软,险些瘫倒在地上。

    “父亲,你听我解释……”

    “我解释你麻痹……我打死你个孽子……”

    陈局长手起棍落,直接到肉。

    只听一声闷响,然后咔嚓一声。

    陈尚斌的双.腿直接就被打折了,歪歪扭扭地挂在身躯上,像是随时都会脱落一般。

    真狠啊!

    旁边人看着都一阵阵倒抽冷气,两股战战,噤若寒蝉。

    少爷以前也经常被三爷训,但从来没有这么严重过。

    少爷到底做了什么,何至于令三爷愤怒至此?

    陈尚斌凄厉的惨叫声尖锐而刺耳,从声音中就能听出那令人惊悚的疼痛。

    “爹……饶了我……听……解释……啊……”

    陈尚斌痛的整个人都在抽搐,近乎晕厥过去。

    如果他不是完成过两次脱胎换骨,换成普通人,怕是已经疼晕了吧。

    盛怒状态下的陈局长,岂会听陈尚斌说什么,哪怕真的有什么误会,也浇灭不了他此刻的愤怒。

    砰砰砰!

    一棍接着一棍砸下去。

    “我打死你个孽子……”

    “我让你害我!我让你害我……”

    “我让你不学好,整天搞一些歪门邪道的!”

    “我让你天天在外面鬼混,不务正业。”

    ……

    陈局长的棍子如同狂风暴雨,砸的陈尚斌那叫一个凄惨。

    他从小到大都没有遭受过这么可怕的毒打,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不一会儿,陈尚斌除了脑袋没有被攻击,其他部位已经被砸的稀烂。

    饶是现在科技发达,医术如神,如此严重的伤势,一个月内也别想下床。

    一个时辰后,陈尚斌躺在自家床上,全身被纱布包裹的跟个木乃伊似的。

    他望着天花板,眼睛里满是血与泪。

    为什么啊!

    这是为什么啊!

    怎么好端端地就天降横祸,我招谁惹谁了?

    以前父亲教训他,偶尔母亲还会帮他。

    结果这一次,母亲不但不帮助他,反而冷眼旁观,就差上前展开男女双打。

    解释?

    现在再去解释已经没有意义了。

    父母那么聪明,盛怒过后肯定就会反应过来。

    但这有什么用呢,事情已经发生了。

    而且这改变不了他被毒打的结局,即使他解释了也无济于事。在父母眼里,他就是该打,欠打。

    想到接下来一个月,自己要浑身没有知觉地在床上渡过。陈尚斌就不禁悲从中来,屈辱地落下了男人的眼泪。

    或许这就是男人吧,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蓦地,陈尚斌一个激灵,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竟是抬起了胳膊,一把抓住了旁边侍女的手。

    他颤抖着,哆哆嗦嗦着的道:“通缉……全网通缉一个老实人……悬赏三千万……我要抓住他……我要将他抽经扒皮……我要将他挫骨扬灰。”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老实人。

    陈尚斌现在简直恨透了他。

    为什么啊!

    我怎么招你惹你了?

    我是扒了你家祖坟,还是泡了你姐,你要这么来害我!

    你是魔鬼吗?!

    这么龌龊卑劣的手段都用的出来,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啊。

    ……

    苏家别墅,苏元把烟蒂掐灭,关上智脑,脸上挂着和熙的笑容,继续上.床闭关修炼。

    第二天,苏元准时起床吃早饭。

    陪着母亲与姐姐闲聊了一会儿,早餐结束后,去公司的去公司,去单位的去单位,苏元则回到卧室继续修炼。

    在家里就是麻烦,母亲和姐姐每天都监督他的饮食起居,要求他必须按时吃饭,按时起床。只要有一顿他没有吃,或者有一天没有吃好,就会在他耳边不厌其烦的唠叨。

    所以在家里,他没有办法进入深度修炼状态中。

    不过很正常,家里有女人,都是这样。

    距离开学还有一个多月。唉,真希望快一点开学,这样他就无拘无束,没有人能管到他了。

    南宫祖宅,庄园里人来人往,比以往热闹很多。

    很多都是昆水县其他权贵家族的人前来拜访,自从南宫家族从昆水县第一家族掉落下来后,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种盛况。

    南宫老爷子满面红光,每天都精神奕奕,神采飞扬。

    现在的南宫家,不但与徐家走的近,两家结为姻亲,互为同盟。而且与第九区的顶尖权贵陈氏家族,也是走的很近,关系非比寻常。

    因为陈氏家族的存在,徐家对南宫家的态度都好上太多,不再像以前那般打压南宫家族,两家人现在和和气气,好像真的是兄弟家族一般。

    南宫老爷子心中得意,与陈氏家族合作,帮助他们夺取南宫歆的公司,乃是他做的最英名的一个决定。

    如此,才让南宫家族逐渐恢复到曾今的兴盛。

    “爷爷,不好啦,苏元居然考上了玄剑学府,他不是石人。”

    正当南宫老爷子自得自乐的时候,南宫箐雅冲进他的书房,火急火燎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