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大魔王(大魔王李云逸) > 第四十三章 错在哪?
    时近深秋,夜里有些微凉,今夜还下起了绵绵细雨,整个虎牙关都感觉有些寒意。

    将军府门口,两盏灯笼悬挂,散发出橘黄色的光芒。门口此刻站着几个将官,熊俊龙陨鲁有山都来了,另外还有几个统领。他们已将小道姑抬到了门口屋檐下,避免她淋雨,不过之前她的衣服已湿了,帽子下的头发还在滴水。

    她全身已经起了白霜,眉毛嘴唇耳朵都是细细的白霜,她蜷缩着靠在墙角,身子不断颤抖着,双手搂着身子,牙齿上下磕着,发出一道道轻微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熊俊早就知道了当日李云逸和丁瑜他们的训话了,他明白李云逸的意思。只是他听闻小道姑犯病了,还是忍不住跑了过来。

    他本想将小道姑带去旁边的客栈内,给她弄几身干净的衣服,给她盖上几层厚厚的杯子。后面他没有这样做,因为他明白,一个九品上的武者是不惧严寒的,别说这点小雨,哪怕是冬日里落入寒潭就没事。小道姑之所以这样子,不是天气的原因,而是她自己身体犯病。

    唯一能救治小道姑的人,只有将军府里面的那一位。所以将小道姑弄去任何地方都没用,只能在这等着。

    如果是一般的人,熊俊不会大发善心,龙陨鲁有山和这些统领们也不会过来。这个小道姑很特别,很漂亮,惹人怜爱,实力又强,关键是救了他们手底下军士两次,如果不是小道姑最少有几百军士被杀。

    这大半个月来,小道姑一直在这里蹲着,小安子给食物从来不吃,只啃干粮,不和任何人说话,倔强得让人心疼。如果不是顾忌李云逸的态度,熊俊早就将小道姑带回家,像自家闺女一样好生宠爱了。

    “哒哒哒!”

    一辆马车狂奔而来,马车两边还有几个军士跑步跟着。马车还没靠近,熊俊就大步走了过来,将刚刚钻出马车的林睚拉了下来,说道:“林统领,快帮忙看看,小道姑快扛不住了。”

    林睚的手被熊俊拉得生疼,却不敢说什么,他将药箱放在一边观察了片刻,伸手想去给小道姑把脉。小道姑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兔子,手快速缩了回去,身子蜷缩得更紧了一些。

    “唉!”

    熊俊急了,连忙好声说道:“小道姑,他是大夫,你别怕,让他给你看看。”

    小道姑微微抬起头,看到熊俊那张凑得很近的丑脸,身子又是一缩,最后弱弱地将手递了过来。林大夫将手指搭了上去,顿时感觉像是摸了一块冰般,他闭上眼睛仔细探查。

    足足探查了一炷香时间,林大夫将手抽出,微微摇头。熊俊急了,连忙问道:“怎么样?你能治不?”

    “熊将军!”

    林睚站起来,拱了拱手道:“诸位将军,老朽医术有限,这位姑娘的病老朽闻所未闻,也不知如何医治。而且这姑娘的脉象很弱,这样子怕是……撑不过今晚,对了……殿下医术超神,你们为何不找他?”

    熊俊他们面色沉了下来,熊俊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行了,你别管那么多,回去吧。”

    林睚不敢多言,乘坐马车回去了。他只是一个普通大夫,怎么可能治得好这种病?熊俊来回踱步,走了片刻和一个守门的军士挥手道:“你进去看看,机灵点。安公公进去那么久,怎么还没出来?”

    “喏!”

    军士快速进去,一炷香后出来了,他禀告道:“安公公在殿下院子门口跪着呢,全身都淋湿了。”

    “呃…”

    熊俊他们对视一眼,眼皮微微跳动起来,熊俊摸了摸光头,嘴角抽动。小安子和李云逸的关系他们可是非常清楚,现在小安子居然跪在外面淋雨?可见李云逸有多么的生气。

    熊俊搓了搓手,问道:“那殿下呢?里面的油灯可还亮着?”

    “没亮了。”军士摇了摇头道:“殿下可能歇息了吧?以往这个时间殿下都已睡了。”

    “唉……”

    熊俊微微一叹,不知说什么,下面的一个统领却嘀咕起来:“殿下也太无情了吧?”

    “啪~”

    熊俊一巴掌扫了过去,怒斥道:“你想死吗?混蛋玩意,这话也是你能说的?殿下对我们多好?没有殿下你们能有今天?谁敢在说殿下一句坏话,我撕了他。”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统领摸着脸,想辩解几句,看到熊俊那瞪起的大眼睛不敢多说了。熊俊没有理会统领了,瞅了小道姑几眼,有些烦躁的走来走去,片刻之后他沉沉一叹,大手一挥直接走了。

    走出去十几米,他想了想回头说道:“龙陨,安置好,如果那啥了……你看着办吧。”

    龙陨嘴角抽动了一下,和身边的一个统领说道:“小孙,你在这守着,有任何情况派人通报我。万一那啥了,好生安置一下。”

    说完龙陨也走了,后面鲁有山也走了,他们并不是军务繁忙,只是不忍心看着小道姑孤零零病死在这。他们是从战场上真刀真枪杀上来的将军,见惯了生死,却也不忍心看到他们“恩人”无力的病死在将军府门前。

    最终只留下一个统领,带着几个军士在这守着。而将军府内自始至终没有任何动静,小安子没有再出来,更别说李云逸出来了。

    小道姑身子颤抖得更厉害了,刚开始只是部分地方有白霜,现在全身皮肤都被白霜覆盖,她身子本来就瘦小,现在蜷缩在墙角,看起来就像是一条要病死的流浪猫。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小道姑的气息越来越弱,孙统领带着几个军士一直守着,怕触怒李云逸他们火都不敢生,只是取来几件厚厚的军大衣给小道姑盖上。

    天终于亮了。

    小道姑的身体不再颤抖了,准确的说……是没动了。

    气息若有若无,看起来似乎已经病逝了。熊俊龙陨鲁有山他们一个都没过来,统领却是知道这几个老大们估计今夜都没睡,因为半夜他们的亲卫都过来看了三四次。

    路上有些行人了,孙统领看了一下,伸出手去探了一下小道姑的气息,发现已没有呼吸了。他微微一叹,和一个军士说道:“抱起她,去城外找个好地方,安葬了吧。”

    一个军士正要抱起小道姑,就在此刻将军府的门突然开了,一身衣服湿漉漉的小安子飞奔而来,他一脸喜色说道:“小道姑呢?主子答应医治她了。”

    看到一个军士正要抱起小道姑,小安子一把推开他,然后将小道姑小心翼翼抱起,朝里面飞奔而去。

    “啊?”孙统领一怔,随后却摇头叹道:“都没气了,还能救吗?”

    他想了想,挥手道:“你们去分别通知熊将军龙将军和鲁将军,我先进去看看。”

    只是小半个时辰,熊俊他们就匆匆赶来,他们大步进入了将军府外,走到了李云逸居住的院子内,发现秋葵守在外面。秋葵伸手拦住熊俊他们道:“殿下有令,让你们该干嘛干嘛去,人…死不了。”

    “啊?”

    熊俊他们一愣,随后都大喜起来,既然李云逸说死不了,那肯定就死不了了。李云逸的医术,那可是他们见过最变态的。他们没有急着离去,在门口聆听了一会,熊俊还探头探脑,想透过门缝看看里面的情况。

    “再看,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熊皮?”

    里面突然响起一道冷漠的声音,熊俊吓得身子一颤,连忙脸上露出笑容,点头哈腰道:“殿下息怒,末将等这就告退,殿下息怒哈。”

    熊俊他们几个微笑着离开,走到半路熊俊还训斥孙统领道:“看到没?殿下宅心仁厚,怎么可能是无情之人?殿下做任何事情都有他的考虑,我们要无条件相信殿下。以后你们这些兔崽子再敢非议殿下,我扒了你们的熊皮,不对……是人皮。”

    ……

    房内,小道姑躺在床上,脸上的白霜已消失了,呼吸也有了。抱进来时气息已经几乎没有了,李云逸却半点不担心她死去,九品上的武者,生命力强大,可没那么容易死。

    只要没死,在李云逸这里就不是大事,扎了几针,喂了一枚天灵丹,压制了寒气,以这个小道姑的强大肉身,基本就没事了。

    将手中银针放下,李云逸看着还浑身湿漉漉的小安子,他眉眼都是冷意,说道:“跪着舒服吗?”

    小安子昨夜在外面跪了一夜,李云逸硬是当做没看到。李云逸一发话,小安子顿时慌了,再次跪下去,说道:“主子,奴才错了。”

    李云逸眼眸半眯起来,端起茶杯喝了起来,问道:“错在哪了?”

    小安子想了想,道:“奴才,奴才,不该让主子为难。奴才不该不听主子的话,主子,你罚我吧。”

    看到小安子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李云逸微微一叹,语重心长道:“小安子,这个世界比你想象中要残酷和险恶,世人比你想象中要冷血和无情。如果你是一个弱者,在你自身都难保的时候,请你收起泛滥的同情心,因为有时候可能会害死自己和无数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