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信息全知者 > 第五十二章 反目成仇
    金牙千不该万不该亲自过来,铁龙迟迟没出现,就是因为他埋伏在外面。

    本来按照他的原计划,阿猛等人杀进仓库,他就应该出手。

    可是在阿猛下车之际,躲在暗处的铁龙,却看到了车里还有一个人没下车,那正是金牙。

    所以铁龙临时决意,活捉敌方老大。

    没办法,金牙带来的人都杀进去了,自己现在是光杆司令,铁龙突然出现在他藏身处,他只能乖乖被挟持。

    铁龙挟持着金牙进入仓库,仓库门缓缓落下。

    一时之间,里面两方对峙。

    马爷的人,挟持了金牙。而金牙的人挟持了供货方。

    两边都不敢轻举妄动。

    黄极等五人在外面吃橘子,他们看到了铁龙是如何活捉到金牙的,估摸也能猜到里面的情况陷入僵局。

    期间,随着黄极的解说,他们已经知晓了前期所有准备,所会导致的后果。

    马爷布下此局,就是想揪出内鬼,而那个内鬼……黄极已经帮他们准备好了……

    不过老王问道:“可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怎么拿到那最后的六百万?”

    “等他们落网……”黄极说道。

    “落网?你也说了,肯定是假交易,所以那车里并没有白面啊!”老王说道。

    “林立,开车跟我走!”黄极带着林立上车说道。

    “老大,你们去哪?”张俊伟楞道。

    黄极指着远方的货车道:“车不是被金牙的人开走了吗?而金牙手头上,肯定是有存货的……你们就在这等着,看到曹晶提着箱子进去后,就可以报警了。”

    “这……”众人惊愕,原来他们一直在等的,是这个机会!

    此刻黄极亲自出马,去追那货车,开车的那俩人还能有的好?

    恐怕会被黄极忽悠瘸了……

    被黄极假借金牙之名,让那两人去把金牙自己的存货拿出来,又送回这里……

    曹晶那头的交易现在恐怕已经吹了,而这里面正在对峙,马爷一定会让曹晶带人过来。

    多方汇聚,届时,可就有好戏看了。

    “太狠了……老大,搞点钱,至于全给端了嘛?”张俊伟都有点同情马爷等人了。

    吃完饭,还要把碗砸了?

    ……

    “干得漂亮!”

    马爷见铁龙竟然劫持了金牙,开怀大笑。

    金牙脸色难看道:“……我带了这么多人,你的人怎么可能反应的过来?你故意在这等着我?”

    他带了二十个人,而马爷那边才八个人。

    又是偷袭,怎么会失败!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对方早有提防,是故意给机会的。

    金牙此刻被挟持进仓库,观察了一下地形和众人的站位,立刻就意识到,自己手下阿猛刚杀进来时,恐怕马爷和大多数人都在二楼,没有露面。

    所以阿猛此刻,只挟持到了一个小刀,外加供货方,如此马爷就保留了反打的机会。

    铁龙也一直在外面盯梢,他来的时候,就被发现了,更是被擒贼先擒王。

    整个局看似他在暗处,其实他才是落入网中的鱼。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金大老板。生意做得很大啊,几位应该也听过他。”马爷笑道。

    供货方三人听了,冷笑道:“当然听说过,还一起吃过饭呢。金老板,你这就不地道了。铁龙跟我说有人搞事,我还不信呢,没想到你就来了。”

    金牙骑虎难下,没想到自己反而得罪了供货方,虽然他并不是找这伙人拿货的,但供货的那群人,彼此也都相熟。

    他做了这事,坏了规矩。

    “老叫花子!你是故意……诱我来的?”金牙咬牙道。

    “哼……金牙啊金牙,没想到吧?”马爷笑道:“我就知道,你想看到我倒霉的样子,所以我亲自坐镇,你就也一定会亲自带人来!”

    其实他知道个屁!

    马爷是故意这么说,显得自己料事如神。

    金牙亲自出场,是他和铁龙都没料到的,只能说是个意外之喜。

    今天金牙刚好很闲,又得知马爷亲自下场做生意,再加上嫌弃手下能力不行,怕这么好的机会错失,所以也亲自过来坐镇。

    没想到,被铁龙抓了个正着。

    不过,正因为铁龙临时起意,去抓金牙,这才放走了货车,还导致没有及时出现,让阿猛把供货方的三人都给挟持了。

    此刻的局势,相当僵持,而这个局势,也只有一个人提前料到了……而这个人不在他们之中。

    “供货方必须死,不然我今日就算全身而退,也麻烦不断。”

    “阿猛得硬气一点……我虽然被挟持,但老叫花子在这不敢拿我怎么样!”金牙不断地心理活动着。

    如果阿猛心里发狠,不管老大,那么马爷就会反过来被拿捏住。

    供货方是配合了马爷的计划,才导致被人挟持性命的,若是出了问题,马爷以后也别想拿到货。

    金牙想通此节,给了个阿猛一个眼神,让他假装跟自己关系不好,不在乎老大性命,然后逼迫供应方发话,给马爷压力。

    怎料阿猛见了那个眼神,‘心领神会’,吼道:“把我老大放了,我拿这三人给你们换!”

    “槽!”金牙无语了,阿猛是猪啊!

    “好啊!”马爷自然满口答应。

    他并不想干掉金牙,金牙那边的人都不待见自己,干掉金牙,还会有银牙、铜牙,马爷一点好处也没有。

    只要此刻把供货方三人安全换回来,那么计划就完美了,以后金牙就很难吃这碗饭了。

    拿不到货,这才是真正打击到了金牙那帮人。

    金牙狠狠瞪着阿猛,心里哀叹:“这点局势都看不懂,我手下都是废物啊!”

    可惜他也不能明示阿猛,因为想反过来拿捏马爷的前提,必须是阿猛看似不跟他这个老大一条心。

    若金牙直接发话了,阿猛再照做,就根本威胁不到马爷了。

    最终,阿猛拿枪指着供货方,让他们往对面走。而铁龙则推开金牙,也放他走过去。

    双方都有枪,互换人质很顺利。

    手工制作的枪,工艺并不难,其实并没有比仿真枪高明多少。

    会生产钢制品的作坊,有设计图,就能制作。连张俊伟都能请人做出来,更别说马爷他们了。

    真正难的,是子弹。

    看似简单的子弹,其实制作工艺很高,精度要求很大,需要大量的冲压设备,这东西没做好,就会卡膛、炸膛!

    猎枪子弹比较简单,但手枪子弹就难做了,尤其是管控的很严。

    他们也只是想尽办法,才少量弄到一些子弹而已。

    不过再少,他们今天也头目汇聚,各自带的弹药,足够火拼一场了。

    “老大,你没事吧!”阿猛换回了金牙,喜滋滋道。

    金牙不好现在发作骂手下,反做出自信的表情对马爷说道:“老叫花子,我这边可是有二十个人,你万万不应该把我放了,你以为可以算计到我?呵呵,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走!”

    马爷不屑道:“你敢在这跟我火拼?”

    “有何不敢?我先杀小刀祭旗!”金牙枪指小刀。

    阿猛等人笑道:“没错,你可还有个人在我们手里呢。”

    怎料马爷平静道:“你杀啊。”

    “什么?”金牙心里一惊。

    小刀可是他的心腹,他不要了?

    只见小刀也十分硬气,洒脱笑道:“金老板,你有种就开枪,不然就滚蛋!你再不走,可就走不了了!你真以为我们只带这么点人吗?”

    金牙语塞,小刀命都在别人手里,还能不慌不忙撂下如此狠话,让他可眼馋了:看看人家的手下!

    马爷因此,也多看了小刀两眼,若有所思。

    他最怀疑的是小刀,所以金牙挟持小刀,他一点也不心疼,还以为金牙与小刀在做戏。

    可现在,又改变想法了,小刀如果表面被挟持,暗地里心向金牙的话。此刻就应该说些‘马爷救我’等动摇军心的话,没道理现在反驳地金牙下不来台。

    短短时间里,小刀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而这个选择,并不是对他个人正确,乃是站在马爷的集体利益角度去说的。

    可以说,这没道理是个内鬼的表现。

    “我本没有证据,竟然就这样怀疑小刀,现在看来他不是……”

    “所以真正的内鬼,还在我身边!”

    马爷眯着眼,扫了眼身边的其他几个心腹,却看不出谁是那个内鬼。

    “金牙,我的人马上就到。”马爷笑道。

    “我也一样!”金牙自信道。

    马爷摇头道:“这样僵持下去,对你我都没有好处。”

    “你也知道啊!那你算计我怎么说?你别告诉我,今天各回各家后,对我的生意没有影响!”金牙恨道。

    “金牙啊,我在这里交易地好好的,是你找过来搞事情。说吧,今天这场交易,你怎么知道的?”马爷说道。

    金牙心里一愣:这不是你把我算计过来的嘛?

    故意让李坤喊人,无意间走漏了消息……不对,难道老叫花子只是做了这个局,并不知道谁会来?

    金牙仔细回想,的确,刚开始供应方说了句‘铁龙跟我说有人会搞事,我还不信,没想到你就来了’。

    这句话显然就意味着,在自己到来之前,他们并不确定谁会来。

    “所以李坤真的只是无意间走漏了消息,而老叫花子则是之前因为别的事情,怀疑有内鬼,这个局只是在引蛇出洞?”

    “我本不是这条蛇,却自己钻了进来?”

    金牙想通此节,立刻意识到这是个机会。

    于是他哈哈笑道:“哥几个,我是因为有个坤哥打电话召集手下时,无意间得知了消息,赶巧了赶巧了。你们要找的人不是我,这是误会一场。”

    他希望,能尝试挽回一下跟供货方僵硬的关系。

    但显然,这并不会有作用。

    不仅如此,马爷眼睛一亮,瞪着李坤。

    其他几个兄弟,也都看向李坤,表情不敢置信,这里只有一个坤哥。

    李坤惊愕,怒道:“放屁!你别想挑拨离间,我什么时候走漏消息了?”

    随后他向马爷解释道:“马爷,我知道行动后就一直在车上,根本没有打过电话!”

    换成平时,马爷绝不会相信金牙的挑拨离间,会在外人面前充分给予手下信任,至少面子做足。

    可此刻不一样,马爷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揪出内鬼!

    他一定要知道,金牙是怎么得到消息,找到这里来的!

    “是吗?他没有打过电话?”马爷问道。

    之前与李坤同车的另一名心腹,愣了一下,轻声说道:“打……还是打了的……”

    “什么……”众人哗然。

    马爷更是眼中恨意不加掩盖!

    “你敢骗我!”

    “我……”李坤哑然,他其实说完那话后,就反应过来,自己还是打过一个电话的……回拨给那个人寿保险公司……

    “我绝对没有走漏消息!那个电话是个卖保险的!他骂了我,所以我就打回去了!就只是个卖保险的!不信你问他……”李坤急道。

    在马爷面前,另一名心腹当然是一五一十地说道:“他先是接了个电话,说是卖保险的,之后又打了个电话,说是卖保险的骂他,他得骂回去……”

    “对了,他还提及了康泰人寿保险……”

    李坤点头道:“对啊!真的就只是这样啊!我没有……”

    他话还没说完,早就对附近地形了然于胸的铁龙,就幽幽地说道:“交易地点一百米内,就有一家康泰人寿保险公司……”

    “什么!”李坤人傻了。

    还有这种事情?太尼玛倒霉催了吧!

    他就是在路上接了个卖保险的电话,结果那卖保险的压力太大,听到他说不要后,发了脾气,骂了他然后辞职。

    结果他偏偏就不服气,打了回去,顺口提了句他们的公司名。

    那曾想,这个公司,在交易地点附近就开了一家……

    金牙肯定是有别的渠道获得的消息,结果竟然挑拨离间,说是因为他。

    而他还正好有这样的行为,增添怀疑,这不是倒霉催的是什么?

    “呵呵呵,竟然是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马爷狠狠地盯着李坤。

    李坤无语道:“误会啊!马爷!是卖保险的啊!”

    有跟他关系好的心腹,回护道:“马爷,还有外人在呢,咱可不能被外人说几句就怀疑自己人!”

    李坤点头道:“对啊,真的是卖保险的啊!巧合!纯属巧合!”

    然而,他们哪知道,这次行动,就是马爷在揪内鬼呢。

    人一旦失去了信任,那说什么都没用,做什么都很可疑。

    “巧合?你当我老糊涂了吗?”马爷低吼道。

    多年不发威的他,已怒火中烧。

    李坤不敢置信地看着马爷,悲愤道:“马爷?你不信我?”

    “你吃里扒外,联合外人搞我,还骗我,说是卖保险的?你让我怎么信你!”马爷怒道,随后叫了声铁龙。

    铁龙当即矫健如脱兔,飞奔两步,一个膝撞重击李坤。

    李坤强忍着剧痛,还想反抗,可他根本打不赢铁龙,被几招撂倒,按在地上。

    接着,铁龙摸出他的手机,查看聊天记录。

    的确接了一个,打了一个。

    铁龙回拨过去,提示关机。

    “我不是!我没有!我冤枉啊!”李坤被按在地上,还在不停地喊。

    但马爷又怎会相信卖保险这种托词,对于李坤的呼喊充耳不闻。

    他冷漠的表现,让其他心腹都保持沉默,李坤见了,更是眼神中迸出恨意:我为你出生入死,鞍前马后,你竟然如此绝情!

    马爷已确信李坤就是金牙收买的内鬼,所以现在丝毫也没避开金牙,当着面就把李坤拿下了。

    顺便以此震慑金牙。

    对面的金牙都看懵了,随即大喜!

    “我努力了这么多年,终于离间了他一个心腹了!”金牙暗喜。

    他挑拨离间那么多年,对马爷的得力手下都很眼馋,如今见到此情此景,自然会把握住机会!

    “小坤!算了吧,咱们栽了!”金牙紧锁眉头道。

    “我……”李坤被按在地上,表情悲怆。

    他懂了,他自己是不是内鬼,他当然心里清楚。

    此刻金牙在顺着马爷话头,主动认下了安插内鬼之事,正是想以此彻底坐实自己是内鬼。

    马爷无比绝情,李坤想活命,这个时候只能投向金牙!

    “也罢也罢!这些年金牙一直想收买我,开出来的条件也很不错。马爷既然都不相信我,如此绝情,我又何必还要为他着想?”李坤已然变了心思。

    马爷见金牙承认,又瞥了眼毫不畏死的小刀,心里已有了取舍。

    “金牙,换人吗?你不换,我就清理门户了。”马爷说道。

    金牙当然要换,换了他还赚个手下,不换他虽然让马爷亏了,可他自己也亏了。

    “换!为什么不换?”金牙笑道。

    最终双方再次换人,小刀回到马爷身边,而李坤则郁闷地走到金牙身旁。

    金牙揽着李坤,心说这波不亏,虽然坏了名声,可得到了他最想要的人才。

    关系可以慢慢弥补,人才却十分难得。

    “小坤,以后跟我混,吃香的喝辣的!”金牙笑道,露出了他的大金牙。

    李坤深吸一口气,也想开了,重重地点头,憎恨地盯着马爷。

    马爷也不屑地看着他,双方从自己人,一下子成了仇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