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贵女有点冷 > 第378章 小萝太凶了
    这一次离开,过年后云萝也未必会再来村里,等下次见面就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郑嘟嘟已经长大了,所以他只是躲起来偷偷的哭了一场,然后红着眼睛送别云萝,面上是一副别人都瞎了,看不见他红眼睛的理直气壮。

    跟云萝相比,长公主反倒要更舍不得他一点,抓着他的小胖手一个劲的哄他跟她走。

    郑嘟嘟心动了一下,回头看看爹娘和哥哥,然后摇头拒绝了,还振振有词的说道:“婶婶你先回去,我很快就会考上秀才、举人,去京城看你!”

    仿佛他已经不是一个连童生试都没有经历过的蒙童。

    文彬看了他一眼,转头跟云萝说:“下次秋闱,我定能考中。”

    云萝倒是没这样的要求,但是他既然这样说了,她自然也不会去泼他冷水,便说道:“那我在京城等你。”

    长公主跟刘氏和郑丰谷说道:“到时候家里若无要紧事,您二位也一块儿进京吧,家里人陪着,文彬路上能安顺许多,到了京城,还能赶上浅儿出嫁。”

    原本只安静站在旁边等待他们告别完,好赶路的景玥顿时眼睛一亮,转眼就看向了长公主。

    刘氏和郑丰谷也是一愣,转头看看云萝和景玥,问道:“婚期不是还没定下吗?”

    长公主蹙眉轻叹一声,“过了年就十七了,我顶多还能再留她两年,多了就要惹人非议,显得我好像对女婿有十二分的不满意。”

    刘氏伸手摸了摸云萝的脸,然后转头把她扔在一边,只一个劲的对着景玥嘘寒问暖,殷殷关切。

    云萝:“……”

    郑嘟嘟在旁边得意的跟文彬说:“就算我没有考中举人,也能和哥哥一起到京城去见三姐呢!”

    莫名有种赢了哥哥一筹的满足感,忍不住就笑得两只眼睛都眯弯起来,像一只胖墩墩的猫儿。

    文彬轻哼一声,看在他眼圈还红着的份上,才忍住没有拿话打击他。

    郑嘟嘟于是更加得意的翘起了尾巴,他才不管哥哥是不是有意让着他呢。

    胡氏和小胡氏此时也走了过来,跟云萝说:“跨过年,虎头就又要离家回营,究竟去哪个地方,他没说,说了我们也不晓得,还是要继续托付你费心看顾他一些。”

    “二奶奶放心,虎头现在大小也算一个将军了,进出都有人护卫服侍,过两年,他还能接你们去城里。”

    小胡氏忍不住笑眯了眼,却说:“他能顾好他自己,家里人就阿弥陀佛了,我在村里住得好好的,啥都不缺,还能跟你娘做个伴。”

    因为儿女出息,刘氏和小胡氏这两个当娘的如今在村里真是过得自在极了,啥大事小事也都忘不了她们。

    虎头站在旁边,咯吱窝下还夹着一个不断扑腾的郑小虎,跟云萝说道:“王爷说了,过年后让我随你们一起回京城,我很快就会去府城找你们的!”

    一点都没有舍不得,甚至还有些迫不及待。

    小胡氏回头瞪了他一眼,有一脸忧愁的说道:“离家前,先给你定个媳妇,抓紧时间,几天也够办一场喜事了,到时候你走了她还能在家替你尽孝。”

    虎头当即跳了起来,“你娶个儿媳妇咋跟找丫鬟似的?你想要人伺候,我今天就能给你卖十个八个丫头回来!”

    小胡氏的脸色有点难看,一巴掌拍在虎头身上,没把人打疼,自己的手掌反倒被震得麻木,不禁越发的生气,“我这都是为了谁?给你娶个媳妇咋跟要你命似的?”

    虎头撇脸,“我看你只是想给自己找个儿媳妇,不如你给小虎找个童养媳,也算是满足了你想要当婆婆的梦想。”

    郑小虎在他的胳肢窝下抬起头来,“啥是童养媳?”

    小胡氏伸手把他的脑袋按了回去,然后用力的指着虎头,“也不看看自己都啥年纪了,三驴子只比你大一岁,如今孩子都能跑能跳的,你还嫌我逼你娶媳妇?不过在外头争了点功劳,你倒是开始看不上乡下姑娘了,这个不要那个不好的,你还想找个天仙儿不成?”

    虎头压根不害怕,还撇嘴说道:“我以前也没看上哪个乡下姑娘啊。”

    小胡氏顿时被噎了下,回过气来便说道:“你以前倒是只稀罕小萝,但小萝都已经定亲了,还是跟王爷定亲,你哪哪都比不过!”

    虎头瞪起了死鱼眼,满脸无语的看着他娘,“你乱说啥呢?小萝是妹妹,我啥时候对她有那种心思了?”

    云萝默默的后退了两步,这种事情,她不掺和。

    然后她又听见虎头说:“我要找就找一个娇滴滴的温柔姑娘,小萝太凶了。”

    景玥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了她垂在身侧的手。

    当着亲娘的面打她儿子总归是有些难为情,还打不痛快,不妨暂且记下,等回头无人打扰的时候再揍也不迟。

    小胡氏一脸古怪的看着虎头,语气中更不乏嫌弃,“就你这样貌,哪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眼瞎了会看上你?能娶个凶悍的媳妇回来,我就烧高香了。”

    想想似乎觉得自己的话说的有点不对,转头就跟云萝说:“小萝别误会,我可绝没有说你凶悍的意思,你从小就是个特别乖巧的闺女。”

    云萝:“……”

    您不加这一句解释,我或许还不会多想。

    景玥轻笑一声,拉着她远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还有其他的村民自发的前来送别,以里正为代表,给云萝送了一车的东西。

    今年新收的粮食,地里的菜蔬,被捆了翅膀和脚爪的鸡,埋在糠皮里的鸡蛋,村里油坊新鲜榨出的豆油……全都是这家一点,那家一点的聚集起来的。

    看到云萝毫不犹豫的收下,被里正扶着的老里正笑得满脸褶子都堆积了起来,还跟她说:“十来年前,村里能吃上饱饭的人家一只手都不到,如今却几乎家家有余粮,哪家都能随时拿个几贯钱出来,这全都是郡主的功劳。我那小孙子不是读书的料子,我也不为难他,只让他把字认全乎了就打算送他去肥皂作坊里当个伙计,好好干,说不定以后也能当个管事啥的。读书太难了,继祖也想回家里来,在村里办个学堂,一边教书一边继续读书科举,我觉得这样也不差,村里有个学堂,附近几个村的孩子们读书也能方便些。”

    李继祖跟袁承同科考中的秀才,却一直都没能够再进一步,如今年纪不小,孩子都开蒙读书了,家里虽不缺供他读书的那几两银子,但他却也不想继续留在书院里了。

    云萝听了便说:“这样一来,嘟嘟每日清晨就能多睡一个时辰了,学堂之事,不知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不缺,啥都不缺!”老里正摆手说道,“我就是跟您说一声这个事儿,乡亲们的日子都越过越好,丰谷他们一家子村里乡亲们也都会多看顾着些,您远在京城尽可放心。”

    云萝肃手朝他施了一礼,他手忙脚乱的连忙还礼,却被景玥伸手托住了。

    老里正已经很老了,这几年老得尤其快。

    他比郑大福的年纪还要大上不少,曾经高壮的汉子如今也腰背佝偻,牙齿松落,眯着眼睛用尽力气也没有把眼前的人看清楚,但影影绰绰的还是认出了景玥,就拉着他说道:“听说景公子跟郡主定亲了,郡主是个好姑娘,您以后可要好好待她。”

    景玥朝他躬身说道:“一定。”

    那边,栓子的祖母也被扶着过来了,跟云萝说:“听说我如果走了,栓子就要回家来给我守孝一年,一年还能不能继续当官还得看运气,所以我得多活几年。我家喜鹊也定亲了,定的是镇上余家三房的五郎,几年前还来过我们村里,不晓得郡主还记不记得。”

    “记得。”简直是印象深刻。

    当年郑文杰觊觎余四小姐,设计推余四小姐落水后又跳下去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坏了人家姑娘的名声,毁了余家的一桩好亲事,之后就是这位余五公子带着人打上门来,把郑文杰按在地上打得跟只鹌鹑似的。

    陈阿婆又摸摸小孙子的头,说道:“柱子读书没啥灵气,比不得栓子,但书还是要读的,我们家现如今又不差那几个钱,总不能哥哥是进士当官的,弟弟却大字都不识得一箩筐吧?”

    “您说得对,不管能不能考取功名,读过书总比不读书要好。”

    老太太顿时笑得十分满足,仿佛一下子被荣耀加身。

    这一场送别持续了近两个时辰,比云萝之前回来的任何一次都要郑重其事,或许是因为这一次多了个尊贵的长公主,也或许是因为云萝定了亲,这一次算是特意带着未来夫婿来走亲的,还可能预见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事情的繁多,尤其是嫁人之后更加多了牵绊,云萝以后回村的次数不多了。

    而一直到云萝扶着公主娘登上马车,都没有看见郑家老屋的人出现。